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临场发挥
    虽然影视基地整体的管理相当强劲,如果剧组本身不愿意接受采访,别说是八卦小报见缝插针的记者与变态狗仔,就连大牌媒体也几乎找不到机会来得到第一手信息。在这一点上,华夏娱乐圈趋向于两个风格,如星娱和乐娱牵头的一系列公司,他们喜欢炒作,并且毫不掩饰对作品炒作增加曝光率的举动;而华娱为首的综合型公司,因为拥有完整的资源,并不需要合作或者炒作来提高曝光,相反,以邵子期个人领导风格为例,他一手掌控的华娱经纪、公关团队更加乐于神神秘秘地掩饰行动,只在前期做出宣传,吊起大家的胃口以后便不再回应,不光是《卡门》拍摄过程被包得密不透风,现在许浅珂所在的《错爱》剧组也是如此。

     影帝殷玄晖进组报到,这个消息自然没能逃过媒体们的眼球,一大堆记者不屈不挠地在《错爱》剧组下榻的四季酒店蹲点,堵了殷玄晖一个正着。

     “殷影帝你好!!请问乐视传媒前两天在魔都机场拍到的那位神秘女子是谁?可否透露一二?”

     “殷大!!斯宾塞男装日前透露将与你展开合作,是否属实?”

     “殷大你对唱衰《卡门》票房的评论怎么看!!能回答我一下吗殷大!!”

     “能走慢一些吗?这一身搭配太有感觉了,给一个正脸吧殷大!!!这里是微体时尚周刊!!”

     就像闻到肉味的饿狼一样的诸多记者,无论正规媒体还是八卦小报的记者都疯狂地不顾殷玄晖保镖与助理的阻拦,挥舞着话筒、摄像机试图挤到一行人前面,若不是殷玄晖戴着巨大的黑超墨镜,想必习惯的闪光灯也能把他闪瞎。

     一大群人这样喧闹着簇拥着,即便助理去放下行李殷玄晖往片场走记者们都不罢休,想要从殷影帝偶尔回答的只言片语中挖出什么大料。此时已经是傍晚,选取的片场在路边,记者闹出的动静引人注目,转移开看着余音的视线,远远透过保镖和场务看到那头的盛况,许浅珂心想,果然大牌就是大牌,这样的待遇,也不知殷玄晖是为此骄傲还是烦躁呢?

     可能是闹得过头,导演李煦终于有些生气了,余音的拍摄被一条过,导演站起来走到那边,与记者和殷玄晖说了些什么,等殷玄晖一行人进到片场保镖便将那一头围了起来。殷玄晖一身浅灰色长款大衣配短靴显得人颇为帅气,许浅珂却觉得他的身影对自己简直不啻于催命符,咬了咬下唇,她连忙拿出已经有些翻折的剧本又看起来,想要掩饰自己紧张的心情。

     “miss许,需不需要补妆?”坐在侧后方的助理小楠知道她紧张,小声问:“看你的口红已经掉了...”“好、好的,谢谢。”许浅珂有些僵硬地接过口红,触到小楠的手,简直觉得自己手冰的像是刚从贝加尔湖里捞出来的鱼。

     “miss许,到你了!”很快殷玄晖换好衣服补好妆,副导演确认过后来叫许浅珂准备。对许浅珂这个年龄虽小却有人撑腰的新人演员,从导演李煦到剧组其他人都不知道如何称呼,最后只得同李老师一样叫她miss许。听到该拍自己的戏份,许浅珂唰地起身,握了握拳,深吸一口气,才大步往导演那边走去,一边走,她一边神经质地默念着这一幕的台词:“...你不能这样无理取闹....我们已经结束了...没有未来...”

     “来,miss许我给你讲一下一会儿的走位,至于感情和效果想必你很清楚了”导演李煦知道许浅珂是原作者,毫不含糊地开始说戏,许浅珂只来得及和殷玄晖互相点头示意一下,便仔细听导演安排:“...从这条路的左侧方第三个路灯开始第一段台词,miss许你最好保持脸的绝大部分能被灯光笼罩,而玄晖你则背对不要被找到...然后争吵的面部表情放小一些”考虑到许浅珂没有经验,李煦额外提点:“这个时候会给特写,表情夸张给人感官不小...争吵部分一过,容幼薇就毅然决然地转身背对容应辉走掉,记住,要的是那种毅然决然的感觉!”

     “走的时候面对3号镜就好?直线吗?”好学的孩子许浅珂发问。

     “直线吧,如果你能稍微斜向人行道一点也可以的,记住了么?”

     “ok”“没有问题。”见两人表示懂了,导演大手一挥:“好的各就各位!!”

     “4.28第三场,3--2---1--!!!”

     随着那一声,站在灯光打起来的夜路上,努力调整状态,许浅珂调动集训时老师所讲的经验,试图将自己放空,侧着脸只让一半被路灯暖融融的光晕打到,听着殷玄晖、不,容应辉带着痛意和压抑的第一句台词响起:“你跟我一起回去。”

     白天下过雨,这个时候的晚风潮湿而寒凉,许浅珂不自觉地抖了抖,将头再侧过去一些,什么都没有回答。

     “我跟她说了,”容应辉深吸一口气,才一字一句很艰难地陈述:“以后、以后会好好地过日子。”

     “那挺好的。”完全不经过大脑似的,台词从许浅珂的口中自然地说出来,这一刻她仿佛理解容幼薇的困难与压抑,话语中带着一丝丝颤抖,因为手太凉,攥在口袋里她还是握了握,喃喃重复:“那挺好的。”

     “是啊,反正你也没在乎过我和谁在一起”容应辉自嘲地笑了笑:“对你来说和谁在一起不是一样。”

     “对,”容幼薇从喉咙里逸出一声冷笑:“我就是这么个人,自私、绝情、理智得可怕,这些你不都早知道了吗?”

     “我知道?!”容应辉睁大眼睛突然把语调拔高:“我一直都知道我早就知道但我他妈的还是爱你爱的要命!我当初坚持那么久你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坚持!!我什么都不怕,怕的一直都是你!!”

     “没有用的,”仿佛从内心中发出疲惫的叹息,容幼薇怕冷似的拢了拢肩膀,将脖子往围巾里收了收:“别再这样无理取闹了,真的,我们没有未来,坚持又有什么用...”

     “你永远都是消极的!!!我们不去尝试你怎么知道没有未来?!!”许是她的话刺激到容应辉,容应辉近乎发怒、激动地一把扳住她瘦弱的肩头:“你看着我,你在逃避什么?你以为可以逃避我们相爱的事实吗?”

     “我没办法逃避!对,我没办法逃避!”容幼薇突然爆发了,被指控的她歇斯底里:“你以为我没有尝试过吗?妈哭着跪下求我离开你的时候你在哪里?我在国外啃着泡面生病得要死得时候你在哪里?我被别人指着鼻子骂得时候你在哪里?你以为我这两年的颠沛流离是为了谁?”

     “你是爸妈亲生的,我是收养的,你以后要继承公司,你不能有污点,好,我走”上不来气般容幼薇搡开他一步,继续说:“我在国外苦熬的时候告诉自己因为爱你,所以能熬下去,可你在哪里?你口口声声说着爱我,却娶了杨妍!从知道的时候我就决定,我再也不要爱你了,尽管很痛,尽管很痛...”这样说着,她的眼泪毫无征兆突然流下来,乃至泣不成声。

     “我们还没有过...”很艰涩地,容应辉才从口中吐出一点点回应。

     “什么?”抹掉眼泪,容幼薇并没有听清。

     “我们还没有上过床...”

     “容应辉!你还是不是男人!”本想要解释的这句话却仿佛爆竹一般点燃了容幼薇的引线,她的神情从伤心渐渐转向了愤怒:“你已经毁了我一个还不够,还要毁了她吗?口口声声说爱我却娶了她,钓着她又来找我!我真是....我真是”她恨恨地咬着嘴唇找不出话来:“我真是看错你了!!!她知不知道你来见我?”“...知道。”

     “我对不起她...”抿紧唇,容幼薇用冰凉的手拨了一下刘海,用失望的语气语速很快地说:“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容应辉,履行你所说的和她好好去过日子,不要再来找我,过去的事情就让它快点过去,再见。”她拉起滑到小臂的包,拢紧衣襟准备扭头就走,却被容应辉一把拉住。

     “怎么可能过去!”他猛然抱紧了容幼薇吻下去,一瞬间出戏的许浅珂惊呆了,剧本不是这么写的!!!本想等导演ng却并未听到叫停的声音,依稀听到导演喊镜头加特写,唇齿间被长驱直入痛吻着,许浅珂的心头燃起怒火,居然敢占老娘便宜!!!她使劲一把把殷玄晖推开,称对方还未反应过来便一巴掌掴上去:“够了!”

     这个耳光实打实地狠狠落在殷影帝帅气的脸上,声音分外清晰,如此临场发挥场务们都十分惊讶,却不知道导演搞什么鬼,很激动地叫:“1号镜,1号镜加一个特写,快!”

     殷玄晖果然反应很快,几乎是被巴掌打到的同时便错愕地往后趔趄一步,手抚上脸颊,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而挥巴掌的瞬间许浅珂就后悔了,得罪影帝的节奏啊!正担心被ng,却没听见导演喊卡,她只好顺着这个套路往下演,扭身用左臂夹着包,背对路灯转身大步离开,路线歪歪斜斜的,半是恼羞成怒,半是狼狈不堪。

     “cut!!!”一声喊,众人纷纷放松下来,导演李煦三步并作两步往前,很高兴地拍拍许浅珂的肩头夸奖:“不错不错,很不错!超出我的预期,新人演员演到这个地步很好!”说着扭头对从许浅珂身后走过来的殷玄晖赞道:“玄晖也有进步!临场发挥比剧本安排得还自然,效果相当好!”

     “哪里,我也是入戏太深,当时觉得就应该这样才符合走向,”殷玄晖状似谦虚地微笑起来:“多亏了小珂她随机应变,配合得好,对吧?”

     对个屁!许浅珂忍了忍,到底已经打过一巴掌,又是前辈大咖,不好人前发作,她只有僵硬地冲李煦导演扯扯嘴角道:“李导,这样的'临场发挥'真的会把我吓死...请一定要喊卡...”

     “哈哈哈,会的会的”一天都是一条过、放下对许浅珂演技担心的李煦导演心情大好,爽朗地笑道:“都好都好!来来来,收工了,大家速度,我们去吃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