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双料影帝
    导演剪辑版毛片长达6小时,当然悬疑片嘛,涉及到很多手法,后期剪什么的,长点也能理解。许浅珂就拉着众人一遍遍看毛片,对照他们的录音带做出修改。

     电影还没剪好,不过哪些事关键剧情,大概会怎么安排童庆生自然会跟许浅珂交流的,她每天除了泡工作室就是打电话,时间过得很快,等到邵琪回国来找她已经是2月18号了。邵家的一摊子破事把她忙得要命,可惜邵老爷子的嘱托连邵子期都不敢违抗的,期间接到许浅珂的报备也没有办法回来,除了惊讶她居然能接过《卡门》的配乐,能做的只有帮她安排后面的日程。

     踩着恨天高一身设计贴身的黑色长裙,邵琪拿着杨老师传真过来的文件风风火火地走进配音组的录音棚,只见录音棚里面桌椅杂乱无章,整个棚子里飘着股泡面味儿。她立在门口扫视穿着无比随便或坐站的配音组一群人,终于找见坐在中间桌子上的许浅珂,正在对周围一圈儿工作人员讲着什么,不时伸手指指不远处暂停播放的投影,围坐的众人大多是二三十来岁正当年,却对她一个小姑娘说的内容听得认真:

     “...我之所以要调出雨夜中枪这个特写来强调,就是想要说服你们,做配乐,一定要跳出以往的套路,不能因为别人习惯于如何做我们就要如何做,那不光是对你自己不负责,更是对作品本身不负责。问一个问题,电影的掌控者是谁?”

     “当然是导演。”旁边一个戴眼镜文质彬彬的青年回答。

     “没错是导演,导演他想要表达的东西,等于我们想要表达的东西,配乐永远是为电影本身服务的。你确实可以按照所谓惯例,所谓套路,在这里一个大*过去,可是不够,明明能做得更好为什么要糊弄?要是按刚才权sir你刚才质疑的,这一段我原本谱子里其实已经写够大*了,干嘛停下来直接过多轻松?”许浅珂认真地反问,被提到的权姓男生撇过脸不做声了。

     “所以我们配乐组这两天的工作并不是浪费时间。”她环视一圈斩钉截铁地确认道:“我们在修饰,在加入管弦形式所达不到的音效,这才是配乐,而不是以一部交响来凑数完事。还是这个片段,女主角死了,你看她的眼睛,你觉得她在濒死的时候会想到什么?会不会想到爱情?会不会想到初遇的歌剧院?现在你再回头看导演的安排,”许浅珂让投影恢复播放:“看,一个几乎是凝滞的镜头,濒死的空白感之后转为模糊的回忆镜头。”

     “三角铁!”旁边靠着椅子单脚站的女生突然叫:“我知道这里加什么了!!三角铁!”

     “很好。”许浅珂啪地按暂停,点头肯定她的想法:“这就对啦。三角铁的音色不错,你们再想还有什么能表达的,我有点事去去就来。”

     “好的miss许。”“你去吧我们讨论。”“三角铁的音色会不会太脆?”周围一圈人被引爆灵感纷纷投入探讨,邵琪见他们全然一副信服之态,心中的惊讶可以说不比当日邵子期接电话少多少,连忙问走到门口和她打招呼的许浅珂:“小珂你真是...每次都能让我大吃一惊。没受委屈吧?”

     “琪姐你看我想是会受委屈的人吗?”许浅珂弯弯眼笑得神采奕奕:“很顺利的,配乐组大家都很照顾我,我也学到不少。”

     想到方才情形,谁学谁还不一定呢!把杨老师的文件交给许浅珂,邵琪嘱咐:“我这次回国以后就没什么事儿了,终于可以专心做你这边的工作,明天起我就会经常过来。钟旭成那边已经给你安排好3月5号拍mv,《卡门》配乐组一头的工作你要加紧,结束好继续录专辑,可不要本末倒置。”

     “嗯我知道啦琪姐!”

     &

     配乐组的工作空前顺利地进行,随着童庆生那边正片剪出来处理后期特效,配乐组的录音室带子也临近收尾,只剩下一个地方全组人都难以斟酌,即男女主角相遇在歌剧院的片段,无论如何尝试都不尽如人意,于是许浅珂专门拜托邵琪订了歌剧《卡门》的票,即使她对其中的唱段已经非常熟悉,但是身临其境的感受还是不同的。龙城环球歌剧院在全球都享有盛誉,《卡门》正是他们的常备演出剧目。

     晚上7点半开演,才7点10分,许浅珂便已正装坐在歌剧院最高的一层正中间,3层距离远票价比较便宜,但她选的这个位置正好可以俯瞰整个舞台,这又是前世得来的经验。而且很不错的是这场已经是欧陆歌剧团的第三场,所以来的人没有之前多,第三层只坐了不到一半人。虽然换了个世界,中西方的审美依然是有差异的,历史决定了不可调和的矛盾,所以即便没有出现前世那种歌剧院观众聒噪不堪素质低下的情况,开场前剧院里还是非常喧闹,盛装的先生女士不断落座,舞台之下专门为交响乐团准备的位置乐手们正在不停调试乐器,现场气氛十分热烈。

     7点半歌剧准时开始。全场灯光暗下来,只有一束微光打在幕布上彩喷的那两个金色大字:卡门

     指挥入场,鼓掌,然后歌剧院里响起耳熟能详的卡门序曲。

     许浅珂不由得暗暗赞叹不愧是世界级歌剧团,请动国家交响乐团,精湛的技术,完美的演奏,堪称享受。随着剧情的不断推进,许浅珂从单纯聆听评价歌唱家的水平,也慢慢出神,开始就着剧院的氛围思考电影的配乐。

     女中音并不是很轻灵但非常袅娜的歌声响起,正是最著名的唱段之一【l\'\'amourestunoiseaurebelle爱情像只自由鸟】法语版

     “l\'\'amourestunoiseaurebelle

     爱情是一只不羁的鸟儿

     peutapprivoiser

     任谁都无法驯服

     etc\'\'vainqu\'\'onl\'\'appelle,

     如果它选择拒绝

     s\'\'derefuser.

     对它的召唤都是白费

     n\'\'ouprière,

     威胁或乞讨都是惘然

     l\'\',l\'\'autresetait

     一个多言,另一个不语;

     etc\'\'estl\'\'autrequejepréfère

     而我爱的那个

     iln\'\'dit;.

     他什么都不说,却打动了我

     l\'\'amour,l\'\'amour!

     爱情!爱情!爱情!爱情!”

     许浅珂不由得把毛片中温习过无数遍的那些场景代入的剧院氛围,昏暗的观众席,女主托腮认真地听着这个唱段,脸上露出一丝憧憬,坐在斜前方的男主似有所感,微微偏头看见女主,两人都愣了一下,然后礼貌地相视一笑。

     那个时候女主的心情,男主的心情,不对,为什么要专注于心情呢?难道不是用原汁原味的更好吗?

     许浅珂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既然电影中充满了歌剧元素,卡门的唱段又是那么地经典,配乐的旋律就可以用唱段主旋律改编啊!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恍然大悟,便悚然一惊。

     坐在她斜前方的那个男士突然微微偏了一下头,正好看见了她,借着后面没关严的门透过来的光,她也看见了他。四目对视,许浅珂当时就出了一身冷汗。

     她心里有个声音大喊:那张脸,那张脸不就是男主角吗!!!!

     没错,扭头过来的人还真的就是电影《卡门》男主角的扮演者、华娱一哥、金尊金像奖双料影帝殷玄晖,许浅珂名义上的师兄。他那张棱角分明极富男人味的帅脸此刻出现,带给许浅珂的没有惊喜而是惊吓。

     要是换成别的情况都好,偏偏是这个巧合情形下,真把她吓了个半死。尤其是那部悬疑片在她脑海里反复过无数遍,突然跟电影里一模一样的场景发生在眼前,那一瞬间许浅珂差点以为是男主本尊看到她,或者她又穿越了。

     她敢打赌那一刻她的心跳直逼200大关。

     不知道为何,殷玄晖貌似对她有印象,居然还对她微微点了一下头,许浅珂还未平息因为惊吓而狂跳的小心脏,只僵硬地拉了拉嘴角,算是回应。

     还好之后殷玄晖殷影帝再没有扭过头惊吓她,许浅珂也当没这回事儿继续看歌剧。四幕演下来,歌剧结束的时候已经11点半,迎着初春还带着寒凉的风,许浅珂准备拦辆出租车回公司,忽然一辆酷炫到没朋友的布加迪威龙停在了她面前,驾驶座上殷玄晖仅仅戴了副墨镜,拍拍车门,示意她上车。

     “回宿舍?顺路捎你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