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平行位面
    “许小姐,这是您的体检单,没有什么大问题。下次过马路时请一定小心,像您这种情况被撞伤的,我们见得很多。”白衣护士长嘱咐道。

     “啊?哦,谢谢。”结账后许浅珂左转右转出了医院,此刻她还有些恍惚,没有从自己重生的现实中清醒过来。

     记得当时锡安和她摊牌,到底将近七年的感情,怎么可能很快就释怀呢?虽然许浅珂表面淡定从容,实则是强忍怒气,一顿冷嘲热讽之后甩上门准备找死党去酒吧大喝一通,结果恍惚中一脚踩空,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来,最后记忆好像是后脑撞上了拐口的栏杆,脑后一痛,什么都不知道了。那种速度下来,自己怕是当场撞死。许浅珂咬牙,心中更加记恨锡安,又不能原谅自己的愚蠢,分手就分手吧居然因此从二楼上滚下去摔死,这也太丢人了吧?简直想想都恼火。

     她在医院醒过来的时候病房里没有人,她只觉得头痛欲裂,一片茫然,搞不清楚情况下意识地正要按铃叫护士,却看见了伸出的一双明显比自己的纤细秀气的手,脑袋登时就被汹涌而来的记忆冲得两耳一阵嗡鸣,什么东西直撞头顶似的,当即便晕了过去。

     失去意识之前,许浅珂脑海中还盘踞着这样的念头:她弹了21年钢琴,手很大而且骨节分明,不可能这么小。

     再睁开眼也不过两个时辰,许浅珂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愣愣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原因无他,她重生了,严格地说她重生到了平行位面17岁的自己身上。

     根本就是被这种超自然情况搞得思考不能,许浅珂两眼发直干躺半天,才想起来感受脑海里多出来的那些杂乱信息,这一浏览,她的脸上从淡定,到惊奇——震惊——古怪,最后变得跟打翻的调色盘一样纠结。这个时候她还能本着作者的良好素质,总结出一个极为狗血的故事大纲:

     这个世界并不似许浅珂前世,而是联邦体制,军政分开,华夏联邦发展水平与欧美持平,可以说是相当发达,福利制度完善,所以即便这个世界的许浅珂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这么多年在孤儿院生活得也算不错,没有吃什么苦,院长奶奶把她带大,当亲孙女似的疼。还顺利地读了公立中学,并且在中学毕业后为了自己成为艺人的梦想,通过远程函授学习联邦最高学府——华夏帝国大学艺术学院的全套初级艺术课程,包括作曲与演艺,成绩不差,大概是真的对这方面感兴趣,也有天赋,所以原身很早就把发展定在娱乐圈方向。

     要说这里让许浅珂感到惊奇的话,那么后续歪向韩剧的狗血发展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对原身来说,最重要的人就是院长奶奶和韩琦哥,但院长奶奶在她毕业不久便去世了。至于那个韩琦哥,则是之后一系列事件的祸端。原发

     原身在四岁见到韩琦,直到对方在她十四岁离开孤儿院,这个俊秀阳光的小哥哥占据了她十年的青春。从单纯的倾慕到执着的单恋,小姑娘满心装的都是如何追上韩琦哥的脚步,成为他心爱的女孩。她甚至在韩琦从星娱海选中胜出后,不顾自己的声乐课程,硬是学了表演,又以擦边的成绩有惊无险地考进了全国实力第二的星娱做练习生,就是为了不要与韩琦分开。

     脑子里跟过电影一样,看了这种戏码以后许浅珂嘴角一抽,这种偶像剧悲情女配角戏码她太熟悉了,之后肯定是邻家大哥哥爱上纯洁美丽的女主,放弃了自己青梅竹马的小妹妹。

     果然,外形俊朗气质温和可亲的韩琦十分努力,作为有潜力的偶像派新人在公司里受到重视,在一部大热偶像剧中担任男配,人气上升,很快他便切断了与原身的一切联系;随后因为第二部偶像剧里的合作,韩琦结识星娱小公主——徐氏集团二小姐、当红偶像、新玉女掌门人徐玉涟,徐小姐非常喜欢韩琦,于是乎————之后的事情用脚趾头猜都能猜出来,天真的原身仍然相信韩琦哥心里有自己,努力考进星娱后多次尝试联系韩琦,韩琦的态度相当暧昧不明,终于被徐玉涟知道了原身的存在,直接在年度强推新人的宣布会上当众改换结果,并羞辱了原身一顿,面对无数嘲笑中伤与韩琦的冷漠,原身羞愤之下冲出会场,被车撞到。

     然后?然后就换成许浅珂她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好笑又悲哀,仿佛看到了前世自己的煞笔。

     ——————世界上有很多平行位面,每个平行位面都有一个自己。

     想起曾经看到的理论,端详着那双纤细洁白的手,许浅珂木呆呆地想:

     这个世界的许浅珂被车撞伤,而自己当时正好从楼上摔下去,两个人在同一时间可能撞到同一脑区,产生了一些科学无法解释的状况,让她得以完好地躺在这里。

     但是这并不代表这样的事情她就能接受啊喂!!!!终于反应过来,许浅珂的表情瞬间扭曲:所以说,写文写多自己也时髦一把?

     她砰地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冲进洗手间,只见镜子里分明映着自己少女时候的稚嫩面容,肤色苍白,细长凤眼秀挺鼻梁,面无表情十分严肃。捏了捏脸颊,她忽然想起什么,焦急地拉下自己肩头的衣服,一片空荡荡的,没有她熟悉的那一块半月形胎记。

     这样一来,再仔细看,许浅珂发现了些许端倪,这张脸虽然几乎自己十六七岁时候一样,还是有极其微小的差别:她原本右眼一直是单眼皮,但这张脸上两眼都是内双,而且咧咧嘴,两边原本标志性的双酒窝都变成了一个。

     不肯放过一点点细节,她扒着自己周身看了个遍,最终确定,这具身体并非十七岁的自己。但是她感受了很久都没有什么抵抗或不适,做任何动作,都像用自己身体一般流畅自然,也就是说,原主人大概已经彻底消失了。

     呆呆地站在镜子前愣了好久,直到一阵剧烈的抽痛窜上太阳穴,来叫她的护士担忧地敲门,许浅珂才回过神推开门出来神情相当扭曲:“头好痛....叫医生...”

     那护士很惊奇地看了她一眼,迅速招来医生。

     “许小姐,你之前被车撞了,脑部受到撞击,本来我们担心会出现淤血导致昏迷,但您运气很好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轻微脑震荡,短时间内可能有选择性失忆现象。别慌,告诉我,你现在能记起什么?”

     “大部分都可以记起来,就是感觉脑袋里面闷闷的,思维很混乱。”她只不过浏览一些原身主要的记忆,就觉得头痛无比,细节根本没办法继续了解。该不会是被撞傻了吧?许浅珂迟钝地回答医生。

     “是的许小姐,这种症状很常见,如果大部分都可以记起来,说明您没有永久性失忆的后患,一会你还需要再做些检查,等我们的体检单出来确认无恙以后,您就可以结账离开医院,办理离院手续前请来一趟,会给您讲一些注意事项,如果有辅助药剂需要届时也会说明。现在请您不要多用脑,还是以休息为主。对了,住院期间您需要送餐服务吗?”

     “啊?哦,好吧,非常感谢。”许浅珂还是一脸呆鸡样,干巴巴地回答。

     回忆到此戛然而止,出了院的许浅珂站在路边,熙熙攘攘的人群从她身边经过,望着四周同前世04、05年一般的街景,她的心头一片惶然。

     看见自己手里的提包,她连忙像是抓住什么救命稻草似的打开,摸到一部形似诺基亚款式的手机,尝试着打开,可惜天不遂人愿,手机早已没电关机,她只好翻出钱夹一层一层地看。

     1700联邦币,体制都不一样了。她叹口气扒拉开几张优惠券和购物卡什么的,终于摸到一张红色身份卡,她连忙抽出:

     【华夏联邦居民身份证

     签发机关:中华区龙城cip

     姓名:许浅珂

     性别:女

     出生:1987年8月8日

     身份证号:hxlblc199008082423】

     翻来覆去只看见这几行字,有用信息太少。许浅珂想起先前医院的电子表显示日期是2004年9月12日,也就是说,她这个身体现在才17岁,比原来的她小了整整10岁。从27岁事业有成的作家变成17岁小练习生,何其悲痛....她压住郁闷再翻,翻到一张学员证:

     【星光娱乐联合公司-星光培训学院学员证

     二年级部----练习生

     姓名:许浅珂

     入学日期:2002年11月

     专业:a.表演与编导/b.声乐与作曲

     签约期限:2003年5月——2006年5月

     联系方式:8862000(刘)

     联系地址:龙城江滨路2025号星光培训学院星光公寓3号a座708】

     好了住址get√,不管怎么样,其他细节先到再想。

     说干就干,许浅珂果断拦了一辆出租车。

     “麻烦到江滨路星光培训学院。”

     看着两边风景唰唰唰闪过,许浅珂表面淡定,内心早已内牛满面。

     这个龙城大概相当于前世的上海,是个繁荣的大都会。当然,现在她也只是通过自己的所见猜测。之前已经知道国家政体不同,所以她现在也不敢立马就断定这个世界的发展水平和前世2004年相当。

     到达目的地,许浅珂凭借信息,一路顺利抵达自己的公寓楼,小区很大,没遇上什么可能是熟人的人上来跟她搭话,着实让她松了一口气。就是路上的人看她的眼神有点奇怪,可能是车祸的缘故?

     坐电梯上到七楼,走过弯弯曲曲的长廊,把门上的名牌一一看过去,许浅珂停在自己房间门前,掏出钥匙开门:一室一厅,独立厨卫浴,精装修。房间里贴着米白色的墙纸,布艺家具,简单温馨,透着一股小女生情怀,倒是很舒服,但比起来,许浅珂更喜欢自己前世的装修风格,中国元素,清雅大气,不落俗套。公寓楼修得很不错,房间也很好,一切都说明这个星光娱乐公司是一个有实力的公司,即便她这个外行看来,在圈子里...应该地位不低。可惜了,得罪公司董事的大小姐,回来也混不下去,许浅珂一边往屋子里走,心里默默地想。

     白年轻十岁,许浅珂心中还未冒出头的一丝窃喜很快便被铺天盖地的担忧和焦虑压了下去,她不脑残,也早已过了yy的年纪以为穿越重生都是一帆风顺,作为写惯小说的无良作者,重生这种科学完全不能解释的超自然现象居然真的发生在自己头上,除却劫后余生的庆幸,更多的情绪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换了一个身体,来到一个完全不熟悉的、陌生的环境里,要面对原身的亲人,朋友,甚至爱人,还有她的陌生的过去;她是什么样的人,该有什么样的言行,自己除开干巴巴断断续续的记忆其余一无所知,然而即便自己其实害怕得要死,即便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勇气,她也告诉自己现在需要的,并不是痛哭流涕、抓狂抱怨,而应该理清现状,努力面对。

     无论如何,她想要活着,还要好好地活着,所以对不起,这个世界的许浅珂,无论何缘何故,从现在起你的人生,我接收了。